返回

第 10 章 边郡 昆池劫

首页
报错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

第10章

闻禅说话虽然经常天上一脚地下一脚、让人摸不透她的真实意图,但陆朔不得不承认,她威胁起人来的确是一击必中,精准地切中了他的命脉。

当年他父亲陆仲辉镇守义州,与同罗大军交战,得胜不久后即横遭刺杀,命殒沙场。延寿三年,皇帝将义州和收复的部分失地重新划分为为武原、汤山、保宁三郡。原义州军大半归于汤山郡,部分精锐亲军由原义州军将领林宪统率,镇守保宁郡,而武原郡由于与同罗、啜罕二部紧密相接,位置险要,皇帝钦点了徐国公萧定方出任都督。

陆氏子弟亲眷,皆被安置于京城恩养,亲子陆朔则得皇帝青睐,被接到宫中抚养,与诸皇子同窗交游。若说优待功臣,皇帝在这上面可谓仁至义尽,无可指摘,唯有陆朔自己心里清楚,他是被养在金笼里的野兽,要么乖巧要么去死的那种,只因所有人都希望他做一只温驯的家猫,才不得不收敛起爪牙,蛰伏起来等待时机。

只要他稍有懈怠之心,就会深陷于富贵温柔乡中,一辈子别想再爬出来。

闻禅大度地接受了他的道歉:“孔雀先说吧,武原郡近来有什么新消息?”

贺兰致从袖中擎出一卷皮纸,束带上别着一支雪白的羽毛,推至闻禅眼前:“啜罕部旧王病逝,新王见羽多登基,一上任便大开杀戒,以叛乱罪名处死了两个兄弟和三名长老,以铁血手腕镇服全族。眼下部内一片风声鹤唳,都说他性情不定,喜怒无常,是个能止小儿夜啼的魔王。”

“新王性情如此刚硬,难怪萧定方想以怀柔之策笼络他。”闻禅沉吟,“我上回听陛下的意思,似乎并没打消和亲的念头,倘若啜罕有什么异动,或者有人再煽风点火,只怕他就要下定决心了。”

陆朔知道这话是说给他听的。闻禅从皇帝那里替他争取了一线机会,陆朔原以为她是不想和亲远嫁才顺手帮忙,可如今选婿的风吹遍京城,她实在不必再担忧此事,为什么还想要设法避免大齐与啜罕和亲?

“说起那位徐国公,还有更有意思的消息,”贺兰致冲她眨眼,“殿下猜猜看?”

闻禅与他视线相对,刹那明悟,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坏笑:“哎呀,徐国公都一把年纪了,总不可能是什么风流韵事…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#出#阅#读#模#式」

您所看到的内容#中间#有#缺失,退出#阅读#模#式#继续#阅读#全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:q#u#y#o#u#l#a#i.#c#o#m#


本章未完,点下一页继续阅读。>>>

上一章 回目录